这两坛酒,成了奶奶留给父亲的唯一念